不知道事故怎么发生的
2018-07-03 21: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责任编辑:孙炜臻

不过,辩护律师提出的车主自首以及积极赔偿的说法,李华表示不能接受。“孩子身上本来就已经骨折,监控里他扛着孩子来回抖肯定会对其造成二次伤害,肺部都被骨头挫伤了,他逃了那么久交警找到他才回来,他那能叫自首吗?张某伟家人先后只给孩子交了不到3万块钱,但现在治疗费已经花了20多万,后期治疗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这些钱连零头都不够。交了钱之后,张某伟家人就再也没有在医院露面,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们商量赔偿事宜。”

距离3月18日案发已经过去7个多月的时间,让家人感到欣慰的是经过医院40多天的治疗,家研恢复了意识,但孩子至今反应迟缓,说话比常人慢半拍,走路也摇摇晃晃。何时能完全康复仍是未知数。

检方建议判车主 两年以内有期徒刑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张某伟都称和安某是朋友关系。公诉人宣读安某证言却称,两人是2015年通过手机陌陌软件认识的男女朋友关系,交往已有半年。事发前,安某还赶到河南商丘张某伟处住了一段时间,因为安某要回济南办毕业证,张某伟才开车带着她到济南来。事发第二天,4人去欧乐堡游玩后,张某伟带着安某再次去了商丘,其间住在张某伟处,吃饭是张某伟买的,没钱了张某伟也会给她。

11月7日上午10点,在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张某伟脚戴镣铐坐在被告席上,整个人比今年三月瘦了一圈,低着头一动不动,等待着法庭的审判。在他背后,家研的20多名亲人冒雨赶到现场,一双双眼睛盯着张某伟。

“你有驾照吗?学过交法吗?你知不知道事故发生后你有报警的义务?”公诉人对张某伟的说法进行了反驳,指出事发后他应当做的是报警积极救治孩子,他抱孩子的行为不能认定为避免二次伤害。

3月23日,警方锁定了肇事车辆,电话联系张某伟立即投案;次日,4人到历城交警大队投案。

最后,张某伟辩护律师选择为其做有罪辩护。张某伟表示认可,在做最后陈述时称“希望杨家研早日康复,其他我也不说什么了”。审判长问其是否愿意积极赔偿,张某伟回答说愿意。“你认为有能力赔偿吗?”面对审判长的询问,张某伟说,“有能力没能力尽我最大努力呗!”

11月7日庭审现场,历城区检察院对张某伟提起公诉,证据表明在事发后,张某伟指挥三人逃离现场,并将肇事司机安某带回河南商丘,住在张某伟与他人共同经营的加油站,为安某躲避处罚提供窝藏条件,其行为符合窝藏罪的构成要件,依法对其提起公诉,建议法官判处其两年以内有期徒刑的刑罚。

今年的3月18日晚上10点50分左右,现年7岁的杨家研跟随奶奶从自家手机修配店回家,在走到工业北路曹家馆路口从南向北过马路时,被一辆黑色凯迪拉克轿车撞出五六米远,身受重伤。事发时,车主张某伟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驾驶车辆的是山东协和学院的在校大学生安某。此外,后座上还坐着张某伟的同乡张某胜和常某以及常某的儿子。

家研恢复良好但反应迟缓暂时还不能上学。(家属供图)

把孩子丢在绿化带 车主指挥分头逃逸

等董连美找到家人将家研送到医院,距离事发至少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家研心脏骤停了几分钟,瞳孔放大陷入了深度昏迷,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40多天才慢慢恢复了意识。家研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张某伟一行四人却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甚至还去德州齐河的欧乐堡玩了一天。

让人发指的是,车上四名成年人在事发后均下车查看,家研奶奶董连美因为没带手机还曾不住央求4人报警求救,但4个人在张某伟的指挥下分头逃逸,常某拉着安某上了车驶离,张某胜快跑逃离现场,张某伟更是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家研,将他放到了马路对面的绿化带里,然后也逃离了现场。

审判长宣布庭审结束后,审判结果将经合议庭商议后择期宣判。

安某因为涉嫌交通肇事罪于3月24日当天被刑事拘留,同日,警方以交通肇事逃逸的名义对张某伟处以行政拘留13天的处罚。4月6日,警方又提出证据认为张某伟在明知安某可能触犯刑法的前提下,为其提供居住场所和逃跑便利,指出其涉嫌“窝藏罪”,在其行政拘留期满后依法将其刑事拘留,后又依法对其批准逮捕。

11月7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济南“3·18撞童弃童案”在历城法院首次开庭,将受伤男童杨家研抱离现场丢弃在绿化带的车主张某伟到庭受审,并当庭认罪。

对于将家研丢弃在绿化带的事实,张某伟也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说自己并没有把家研丢在绿化带里,而是放在绿化带的头上,把孩子抱到那里是为了防止对他造成二次伤害。

张某伟辩护律师提出辩护意见称,事发时张某伟坐在副驾驶上睡着了,不知道事故怎么发生的,在下车查看时没看到家研身上有血,一直不知道家研伤得这么重,带安某去商丘是因为两人认识多时,即便不发生该起事故,两人也会再去商丘,不是故意为安某提供窝藏便利。

公诉人指出,不管张某伟是因为习惯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带安某去商丘,客观上都为其提供了窝藏的条件,而且安某也提供证言说,她也曾多次对张某伟说孩子应该撞得不轻,“恐怕救不过来”,张某伟说让她别多想,几天过去了警察没有找,肯定找不到他们。因此,公诉人认为,张某伟的行为属于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安某可能触犯刑律而为其提供逃跑藏匿便利,构成窝藏罪要件。

对车主自首说法 家属表示不能接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awas.cn2018期开码结果开奖020期刘伯温,一特中码90期145期,今晚开什么码开奖果查询130版权所有